欢迎访问《东方时报》!

关于我们

东方时报

有前科者被指操控村务,威逼征迁引发村民质疑

时间:2021-08-24 23:16:35    作者:佚名    来源:晨报资讯

  “年逾半百的有前科人员、岐头村经济合作社主任王某光,自恃背后有靠山,越俎代庖行使村法人代表权利,在村里一手遮天,操控村务,威逼征迁,引发村民们的强烈不满。”近日,福建省闽侯县上街镇岐头村283户1700多名村民的代表致函上级有关部门如是说。

      

    其一,为敛财借机违规暴力强改。王某光仗着中安驾校王老板的钱势,于2018年在通过并搭识时任上街镇某些领导的关系,并成为其幕后利益保护伞后,成功当上岐头村凌驾于支书之上的权贵——村主任。2019年其被人反映有前科后,由其幕后政治、组织资源的利益保护伞权力化将其改任为岐头村下辖的经济合作社主任。
    为保证其在岐头村说一不二的地位,便一再用权力干涉、阻挠我们全体村民选举,导致村委会主任空缺至今,岐头村的一切全都由王某光说了算。
    正因有中安驾校王老板的钱势助威,有来自上街镇某些领导作靠山,王某光才更加有恃无恐,肆无忌惮,骑在村民头上作威作福,变本加厉地染指歧头村公共资源和村民资产,伙同其幕后保护伞等密谋、策划下,在没有依法取得和出示省批准文件的前提下,在没有出具有权机关准予征迁文书和补偿安置方案的情形下,编造镇里要对岐头村进行旧村改造等谎言,欲强行逼迫我们世代居住在这里的村民交出土地和房屋搬迁异地。
    其二,拆迁办设在其自家违建房里引质疑。当村民们还沉浸历经2004年、2007年两次土地、房屋被圈征强拆至今还没安置的痛苦,开苦苦哀求尽快兑现当初承诺予以安置之中,涉及切身利益的不幸之事又再度出现。在求大财心切的王某光与其保护伞的幕后精心策划下,组建了临时机构旗山湖周边旧村改造拆迁指挥部(拆迁办),并于2021年5月间将该机构设在其顶风违建的房子里,从中获取国家巨额租金。
    其三,用黑白两道威逼骗签协议。由王某光担任机构负责人的拆迁办,发布公告,威逼、胁迫世代居住在这里的全体村民尽早到设在王某光家中的所谓拆迁办签订拆迁协议,镇领导陈某某多次对村民进行伪命题的宣传,无视上级振兴乡村建设部署精神,声称,全面进行振兴乡村建设,就必须要采取一切必要的手段开展。不管什么时候建的房子,只要被圈上了都得拆掉。至于怎么补偿,由临时机构拆迁办王某光说了算,镇和村都是姜太公在钓鱼,村民们可以愿者上勾。
    村民们提出,之前两次圈征后至今还没给予安置,现在又来强征强拆,要不要让老百姓活了,而且包括这次都没出示省里的批准文件就强做,这不是违法是什么?面对村民们质疑“什么叫愿者上勾,既然是愿者来签协议,为什么要组织人员用封村封房、断水断电等手段进行。这是不是威逼、胁迫;如果是合法征迁,为什么不把拆迁办设在村委会办公楼内,反而设在一个有前科者王某光的违建房子里”等问题时,陈领导却说自己无权决定,要由王某光说了算。
    我们村民提出“接受圈征,但要回迁本地、按各户被征房屋同等面积或按人口结构情况安置,愿意只安置75至120平方米套房的要求”时,却遭到拒绝。当我们找到镇主要领导俞某反映并请求在非法圈征下给予解决全体村民实际问题时,俞领导默默点头但又表示他无权干预“拆迁办”,更不如王某光说的话有用,让我们自己找镇领导和王某光。而王某光更加骄横跋扈地继续在恐吓、威胁村民,被逼在其家中签下协议的村民无一人拿到所签征迁补偿协议书。村民多问几句,就遭其轻则辱驾、重则遭打击报复或殴打。
    综上所述,我们强烈请求上级各有关部门一同介入,对我们反映本案的幕后交易等严重违法事实进行实地勘察、核实和立案侦查。
    一是要求有关部门尽快出示与我们岐头村被旧改的立项、规划等全套合法有效批文及手续证据,公开宣布只由村民单方面签字的协议一律无效作废。若属于合法有效征迁,就尽快将经双方签好的征拆补偿协议书,依法提供给我们每一户被征迁签字的村民,以示法律公正。并尽快出台合法有效、切合实际的旧改原拆原地安置的利民方案,维护村民们的正当权益。
    二是希望有关部门尽快对设在王某光违建房屋内的旗山湖周边旧村改造拆迁指挥部(拆迁办)的合法性予以认定。若该机构实属合法,应立即从王某光家中撤出,堂堂正正的在镇里或岐头村委会内办公。
    三是希望有关部门尽快对歧头村委长期缺失主任一事,进行全方位调查并给出调查处理结论。对一个有前科者王某光怎么会被任命为岐头村经济合作社主任的问题,以及其涉嫌违法违纪行为进行调查核实,依法依纪严肃处理,还岐头村百姓一个公道。

来源:头条资讯





2015-2021 Copyright © 东方时报 京ICP备1000000号-1 公网安备110000000000号

技术支持:东方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