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东方时报》!

关于我们

东方时报

这一次,易车对高管的任命绝对是无效的

时间:2021-03-16 14:17:58    作者:admin    来源:中国舆情网
自古以来,就有“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这一说,尤其是在涉及切身利益的时候,更是无法让人冷静。而对于预谋已久的事情,也让身在局中的人防不胜防。自去年底开始的易车与新意互动的股权之争案,现在看来,或许是蓄谋已久。
       这件事要从新意互动的一份声明说起,在此则声明中,新意互动方面指出:新意互动原始股东易车利用原有的大股东地位和对新意互动的控制关系,虚列新意互动对易车的应付款项,抽逃了对新意互动的全部出资。而易车既未返还抽逃的出资,也没有以任何形式作出解释、澄清或表示反对。
       在此情况下,新意互动董事会于2020年12月14日召开会议,决议解除易车在新意互动的股东资格,免除了易车委派的孔祥志、姜安琦的董事职务。据了解,孔祥志、姜安琦为易车方面委派到新意互动董事会的董事。
       随后,易车方面也发表了一份声明,声明中指出:新意互动于2020年12月22日召开了临时董事会会议,决议曲伟海不再担任新意互动董事长及总经理,选举孔祥志为新意互动新任董事长,聘任张宏宇为新意互动新任总经理。曲伟海自2020年12月22日起即无权继续代表新意互动。
       在相互宣布对方决议无效后,你来我往间,也向公众透露出更多细节。据双方描述,曲伟海在新意互动的总经理、董事长、法定代表人等身份是否有效,以及两次“董事会”合法性为此次控股权之争的关键争议点。
       通过对比现有网络信息来看,舆论呈现一边倒态势,易车从一开始就对新意互动从企业层面、到管理层面进行“通稿”式打击。或许新意互动注意到了这一点,在去年12月31日的声明中就表示,这是易车现任部分管理层的单方面公关行动,为媒体提供的通稿是“一面之词”,内容严重失实。这是典型的企业运用资源操纵媒体打击其他企业的做法,公司将保留采取法律行动的权利。
       这件事的起因在于新意互动方认为易车在“抽逃出资”,那么,这件事是否属实?
       我们从近年来易车和新意互动的相关经营数据的对比中,或许能看出端倪。据媒体报道显示,自2015年开始,易车就陷入亏损境地,在当年亏损达到4.165亿元,2016年全年净亏损有所收窄,为2.91亿,但好景不长,2017年的亏损不仅没有止住下滑的趋势,反而创下了全年净亏14.3亿的新高,而在2018年、2019年,其亏损也依次达到了6.79亿和11.83亿元。也就是说易车此前连续几年亏损,总计超过30亿元。
       到2020年第二季度,易车净亏损5.4亿元,前年同期为1.4亿元;归属母公司净亏损为3.7亿元,前年同期为1.5亿元。在连年的亏损状态下,易车(BITA.US)宣布,公司股东大会投票表决通过私有化议案。随后其从美股退市。
       再看新意互动的经营数据,在新意互动去年12月31日的声明中称,其“年收入近40亿元。”在国内数字营销领域,新意互动一直是较为瞩目的存在,其与华扬众联、省广、蓝标等处于同一竞争阵营。众所周知,后疫情时代,企业在数字营销上的投入持续增加,以数据驱动的品效协同将成为企业投放的重要方向,数字营销的风口效应已经形成,这就为以新意互动为代表的数字营销机构创造了极大的市场空间。
       这么一块肥肉,怎能让人不垂涎三尺。或许易车常年亏损,导致资金链紧张,存在腾挪、抽逃资金的可能。当然,易车方面是否存在“抽逃出资”的行为,还有待相关机构的审查。
       此外,在易车方面的声明中,“选举孔祥志为新意互动新任董事长,聘任张宏宇为新意互动新任总经理。”而这个任命也有待商榷,据知情人士透露,张宏宇在担任易车副总裁期间,因走私普通物品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百万元。该判决自2018年11月15日生效,也就是说,到2021年11月15日之前,张宏宇都属于在服刑状态。
       通过查询《公司法》发现,在第一百四十六条第(二)项规定中:“破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被判处刑罚,执行期满未逾五年的人员不得作为公司高级管理人员。”那么,总经理是否属于高级管理人员?
       现在看来,这一次易车对新意互动总经理的任命恐怕是无效的。任命一个在服刑期间的人担任新意互动高管,不仅体现了易车的无知和对法律的藐视,更让人怀疑易车背后居心何在。易车究竟想把新意互动带向何方呢?


转自:http://www.zgyqwz.com/shehuibaoliao/3596.html



2015-2021 Copyright © 东方时报 京ICP备1000000号-1 公网安备110000000000号

技术支持:东方时报